致敬科學家Sydney Brenner

分子生物學家Syndey Brenner在2019年4月5號在新加坡過世,這位科學家在2002年獲得諾貝爾生醫獎,其以線蟲作為模式生物,在細胞凋亡和發育上的研究獲得肯定。

Photo from Natur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097-7, Credit: Andrew Cutraro/Redux/eyevine

在閱讀這篇關於調控網絡的文獻(1),意外看到他的名字,發現了一篇在2008年訪問他的文章,刊登在Nature Review的Molecular Cell Biology上,訪談的內容有許多他個人對於現今研究的觀點和看法,頗具批判性的。

I prefer to see outstanding MDs go into the clinic and train to do research there.

…generating an effective bedside to bench approach is going to require major adjustments in medical education. We will need to introduce more basic science into the medical school curriculum

他過去的研究開啟了分子生物學很多知識的源頭,比如三個DNA代碼,對應一個氨基酸,或是RNA分子是如何讓核糖體製造出蛋白質的,以及發展使用線蟲作為模式生物,來進行研究的方法學。

他在劍橋大學時,跟DNA雙股螺旋結構的發現者Francis Crick在同一個研究室大約20年,能激發思考和討論的環境下,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他們兩個在這段時光中奠定了許多分子生物學的機制基礎。

閱讀參考:

  1. Celine Lefebvre, G. R., Andrea Califano. (2012). Reverse-engineering human regulatory networks. Wiley Interdiscip Rev Syst Biol Med. doi:10.1002/wsbm.115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